当前位置:思涵中文小说网 > 奇幻 > 青衫湿最新章节

第六十章 鱼腹之书(上)

青衫湿?|?作者:印青苔?|?更新时间:2019-09-27
推荐阅读: 吾为谁香雪夜母爱深有种后宫叫德妃邪魅总裁:娇妻,乖乖跟我回家!龙神赋网游之调教师灵戒位面征战传奇网游月球星海战皇

第六十章鱼腹之书(上)

“行了,放下吧,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我满脸揶揄的看向辰黯,这小子别看平时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软弱书生样,没想到还挺有力气的。

果然,闻言辰黯的脸瞬间就红了,敢忙松开手,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小子演技不错嘛。”

辰黯不快的看了我一眼,带着略微的责备,“不想接客今晚就不要上台了,装病做什么……”

“耶?哎我说你不会当真了吧……”我继续打趣他,却并不想跟他说这其中真正的理由。手帕已经送出,至于袁琛,再见不见都已经没有必要,又何必给自己惹来怀疑呢,更何况,今晚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可没那么多功夫陪那只老色狼聊天。

有些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辰黯被我打趣了好一阵才离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煞是好玩,我的心情也终于随着这些淡淡的笑声好转起来。

三更已过,木兮楼也稍稍平静下来,温柔乡中流连过,奢靡漫散……

我起身下床,点燃一盏小灯,烛火如豆。向外屋看看,好在蒲苇夜间一向睡得很死,并没有醒来的迹象。于是转身小心翼翼的掏出贴身的半块儿黄玉,放在灯前,瞬间便在窗纸上落下一道暗影。

那是一条蟠龙,头尾相衔却并未被束缚在这半圆之中,如破苍穹之势,清晰的纤毫可见。心中不由得一惊。

这玉佩竟由如此功能!

一道黑影划过天边从另外半扇窗中飞入,落在我的房中,无声无息,有如鬼魅。

“我需要你帮忙。”知道他对我的敌意,所以我跟他也并没有什么废话要说,直接捡主要的交代。对方一直静静的听着,对我的吩咐很是疑惑不解却并不质疑,待交代完毕,我将一张纸条递给他,指尖碰触,冰凉彻骨,不禁打了个激灵。

我在明他在暗,两次,我还是看不清他的脸,可是不知为什么,退去敌意,总觉得异常熟悉。

我也许,认识他。

不知为什么,我心头竟会浮出这样一句话。

苦笑着摇头,再回过神,却发现他早已消失不见。

一片没落……

一夜无梦。待到天终于大亮,夏日的热气随着太阳的升起又重新聚集起来,今日是宋禹初得胜归来的日子,我努力扯出一抹黯淡的笑意。

镜中的脸还是我自己,美到让人无法直视,可是我知道,那个曾经整天粗枝大叶无忧无虑的小丫头片子,已经在慢慢离我远去。就像世间的很多事,往往与所想背道相驰。

“姑娘,轿子备好了。”蒲苇扶了我出去,辰黯早早的就被我派到了龙铎新开的美发店把着,今天的事,我不希望他也被卷入其中。

一顶相当精巧的镂空小轿,除去抬轿子的四人,芙蓉竟另拨给了我四个龟公跟着,木兮楼的这些男子,虽平时没怎么显露,但身手却都是极好。我淡淡的笑着接受她的好意,一语不发。

一路走来,指指点点竞相观摩,我散漫的靠在垫子上,装做什么也没有看见。待轿子停到今夕亭时,辰时还未到,人群沿着紫熙河岸曲折而上,连整座梦凫桥都挤满了围观人,且大多都是男子。

靠岸处是连作一片的荷丛,曲曲折折遮天蔽日,满眼白荷纯洁而毫无瑕疵。

早朝未下,所以来的以文人墨客居多,其中还掺杂着不少江湖术士草野匹夫。我笑的不动声色,自古秀才难斗,因为他们手中的笔杆永远都是舆论的起源与方向标。三人成虎事多有,百口莫辩一人难。

轿子在离亭不远处落下,蒲苇将我扶出,两个正值豆蔻的小丫头跟在后面,怀中抱着笔墨,所到之处,人群散开。虽各人有各人的心思,但表面上对我还是礼让三分,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是文墨之士对青楼才女的共识,所以对我是极其尊敬的。

所谓的以诗会友,无非就是一帮子吃饱了撑的的文人骚客一时间触景生情感情泛滥,作下数首小诗互相品评恭维罢了

待我在亭中坐下,四周的文士又再次聚集在一起,皆是自信满满,满面春风,想必是好好准备了一番打算出个风头了吧。远处引得不少女子驻足观望,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姑娘今日身子可好些了?”亭外离我最近的一个白衣小生拱手上前一步,清秀儒雅,倒是有些辰黯的味道。

“蒹葭已并无大碍,多谢诸位公子关心。”我扫了一眼站着的众人,莞尔一笑,“今日蒹葭坐庄,便是随性而来,没有那么多规矩,亭中甚小不容众足,若诸位不嫌弃,可席地而坐,舍弃平日里那些束缚人的礼节,轻松随意些岂不更好?”

“姑娘果不一般。”话音刚落,伴着一阵轻笑,旁边一个青衣男子便首先撩起袍子坐了下去,也不管地上干净与否,一脸从容自在。这才带动众人,前前后后皆坐了下去,有的席地有的家中小厮带了毯子的铺席再坐,最后只剩了几个,可能是怕脏了衣裳,退到了边上。

“蒹葭再谢诸位公子,”我自座位上站了起来,微微颔首,挂着最纯真的笑容。“今日既然是以诗会友,定是以作诗为主,各位皆知道小女子的规矩,这样吧,自古诗中事态千万皆成一体,今日便有蒹葭出题,在坐每人一首,有我这丫头记下,最后由大家评出最好的来,得胜者即得在木兮今晚一聚可好?”

见他们点头,我才将昨晚想了很久的诗题说出,“今日我们的规则便是诗中要有自己的名字与四周的一景,表字名号,花木楼亭皆可,四绝八律五短七长不限,诸位满腹经纶皆是八斗之才,区区一题应该不算难吧?”说完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不语。

“以名入诗倒也新奇,姑娘这点子不错。”有人带头便都没有了异议。

我笑着起身,“那既然这样,就由蒹葭先做一首,为大家开个头,献丑了……”说着拂过一把青丝,有些氤氲的抬头远眺,先将架势做足,弄出一副思考的神态来。

远处的江面上慢慢划过几艘打渔的大船,看样子已经收网准备归航,越来越近,估计再过不久就要靠岸了。

我的笑容放大开来,发自心底的舒展。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

“好诗!”话音刚落便有人带头叫好,赞扬声此起彼伏,“姑娘今夕二字一语双关,情深切悲,婉转而清新,不禁让人眼前一亮啊!”

“公子谬赞,蒹葭随意而作,却不应景,滥竽充数罢了……”我笑着摇摇头,将机会引给他们,“那么接下来不知哪位公子愿意一试?”

“献丑了。”不远处的男子站起,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我轻笑,“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楚轩,子清歌。”他垂眼片刻,张口成诗,

“燕低啄新泥,晨露催菡萏,

山重烟波起,渔舟一两点。

徒羡水色好,空杯自把盏,

风动清歌随,转眸醉红颜。”

“清歌随,醉红颜……蒹葭谢公子抬爱,”我笑着点头命旁边的丫头将诗记下,这才看向旁人,笑问,“还有哪位公子?”

“有趣……”有人忽然浅笑出声,我一看,正是刚才带头坐下的青衣男子。二十七八的年纪,随性洒脱,细眉长眼,衣着虽朴素却也是上好的料子,眼底仍是清明一片,我心中微震,赶紧做了个请的手势。

“绪梵一时有感,只是不合于姑娘的要求,不知可否?”

“本就是即兴,公子不必拘于条框。”我笑的不动声色,脸上却什么都不表现出来。不合要求?是不带名字还是不带景物?

那人散漫的地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站起来,甚至连坐的姿势都懒得动一下,慢慢吟出四句:

“紫熙河畔影重重,世人皆醉我独醒。

不睬花间争艳物,最慕清莲出泥中。”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摆明了就是在骂人!不觉深深看了他一眼,这人口气也太大了点儿吧。

一阵骚乱,果然引起了众怒,一时间讨教声不绝于耳,那人却仍像没看见一般,只是淡淡的看着我。我心中虽然有些微恼,但毕竟没有旁人愤怒,只是及时开怀一笑,“公子大志非蒹葭可比,敢问公子贵姓?”

“廖绪梵。”

短短三个字,却让很多人顿时噤了声,其中还伴着抽气。

“瑾王爷!是瑾王爷!”忽然有人大叫出声,带动一片嘈杂。我微微皱眉,有些惊奇的看着这个传奇一般的人物。廖绪梵,天启唯一的一个异姓王爷,据说此人少年得志,十五高中,十八封侯,官场一路畅通无阻,胸怀大志兼容天下,被当今禹帝视为知己,弱冠之时便被拜为宰相随后封王,这几年四处云游倒是不管了朝堂之事,没想到今日竟能在天启相见。

“廖绪梵……”我轻轻一笑,并未表现出旁人的慌乱,“倒是颇有些佛家的味道。”

“哦?姑娘可懂佛经?”他眼中的光芒一闪而过,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皮毛而已。”我暗自吐吐舌头,会背几句不知道算不算皮毛~~~

“那这样廖某改日可要向姑娘讨教一二了。”明明是淡淡的一句话,听在人耳中却像是不可抗拒的命令,不怒自威,想必这便是久在官场而生的大气了。

“蒹葭不甚荣幸。”我带笑垂眸,暗暗将此人记下。“廖公子一首七绝,那么接下来……”

还没说完便被不远处水面的一片嘈杂声打断,渔船靠岸,风中带来一股微腥,满船的鱼活蹦乱跳,在阳光下泛着点点白光。而那些掌船撒网的渔民,脸上并没有相应的惊喜,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惊慌。

我不动声色的笑了。

青衫湿最新章节第六十章 鱼腹之书(上),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异世傲天异灵传说宋霸天下重生之我是机器狗霸叱天穹废材涅盘傲世狂妃贱圣传说大婚晚成考核帝容易嘛天剑流影平民女子豪门姻缘劫:为爱成殇家仆传奇狂宠小女人暴力大帝武神纹骗术奇潭小萌妻乱世妖娆:汗王的下堂妃不平凡的生活包玉婷全集